元宵节里的思绪

通联首页    新闻动态    公司动态    元宵节里的思绪

昨晚半夜三更,她突然说:"好热",把我从梦中惊醒,发烧了么?我立马紧紧地抱住了她,谁怕!要么同去,要么同行,随遇随喜。昨晚是我近半年来第一次失眠,打乱了平日的生物钟,故今早830才醒来。真好,一家人依然正常。

往年的元宵节,我们通联一大家人,其乐融融,好不闹热。而今年的元宵就只有我、她、儿子一起过,可恶的疫情!

过了元宵节,年就算真正意义上过完了,生活、工作本应开始常态化了,可疫情似乎还未到拐点,所以还须得闭关。我觉得闭关好,闭关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给唐僧画了一个圈,妖魔鬼怪就近不了唐僧的身了。我们呆在家里,墙就是孙悟空为我们画的圈,能阻挡新型冠状病毒。故!听党的话,宅在家中,这是真理。

"婷婷"就是叫我们停下来,去与"静静"作伴,想妳所想,愛妳所愛。 

平日养成的生物钟,让它继续摇摆。该吃则吃;该睡则睡;该做则做。天马行空,做自己喜欢之事:看看新闻——关注疫情;看看书——觉悟自己;写写字——修身养性;写文配图——营销自己的工作;唱唱歌——自娱,分享出去又利他……

关于唱歌,我本无天赋——五音不全,又不求上进,就算有一对一的老师来教我,我也不能成就音乐之才。依稀记得初一音乐考试时,无奈之际,只能以国歌来作答卷。这个基础夯得很实,让我终身受用,每每遇到正式的场合国歌奏响之际,我都能跟唱。我总爱瞟瞟周围的同志,发现我是很认真唱歌的那个人。说心里话,我很爱听歌,觉得那是一种至高的享受,于是又产生了想唱歌的冲动。但由于声音天然的不足,我的歌声不是悦耳,而是刺耳;不是在唱歌,而是在吼歌。有时候我又在自我安慰,爱我的人会爱屋及乌的,会原谅我的噪声污染,于是胆子变得大些了。

近二十多年来,为了工作的需要,为了团队的建设,需要有点企业文化。我便随性写了一首歌——《咱通联的人》,请县文化馆的王老师谱了曲,后来又请川音的侯老师润色了一番,《咱通联的人》成为了我们的第一首队歌。前些年,我们的伍总又为我们公司改版了第二首队歌——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每每周一例会,开会前我都会与我的领导团队合唱《咱通联的人》,会议结束,又来高歌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

这些年,不管高兴还是失落,闲暇之余总爱唱上两句,舒畅心情。有些歌,它的歌词很有内涵,旋律又适合心境,于是便恋上了她们。我喜欢的歌其实还是挺多滴,比如《成都》《心上的罗加》《真心真意过一生》《问心无愧》《绿岛小夜曲》《恋曲1990……喜欢《舞女》是因为自己仿佛有点像个舞男。

元宵节里,我就麻起胆子借用全民K歌这个平台唱一首校园歌曲《恋曲1990》吧!权当为了忘却的记念,整整30年了啊!期待今年能书写好《恋曲2020》,不负韶华!

 

2020年3月18日 20:26
浏览量:0
收藏
通联首页    新闻动态    公司动态    元宵节里的思绪